奔五的70后,好懷念童年的“苦日子”

布衣粗食 2019-11-26 檢舉

驀然回首,70后的人,走過風風雨雨,看過潮起潮落,一晃就奔五了。總以為自己還小,當有一天,看著鏡中的自己,一撮一撮的白發冒出來,皺紋也深了,才長吁短嘆,感悟“歲也不饒人”。

很多70后的人,根在農村,但現在漂泊在城市,還有很多人一直在工廠里沒日沒夜加班。在城里待了很多年,忽然發現,自己和城市還是“格格不入”,很多城里人享受的待遇,自己都沒有,幸福的生活還得靠自己去創造。自己也不是地地道道的“農村人”了,很多人農活都不會做了,變成了一個農村的“門外漢”。

70后,大部分的人都靠白手起家,父母很富有的家庭,占少數。當70后的人,在城里安家了,變成了有房有車的人,而年紀也老大不小了,很多時候,依舊不能松一口氣。人到中年萬事休,上有老下有小,依舊是70后的現實生活。有的人,負債累累,甚至有年幼的孩子,真的為自己捏一把汗。

奔五的70后,好懷念童年的“苦日子”

奔五的70后,好懷念童年的“苦日子”。多少次夢里都是“回到了童年,回到了故鄉”。城里的生活再好,還是期待有朝一日可以回到故鄉。故鄉的經濟落后一點,但那才是我們的根,那里留下了太多的幸福回憶。

童年的我們,家家戶戶都窮,但一點也不影響我們的成長,似乎那時候的自己,才是真正的活人生。現在長大了,吃穿不愁,反而活得更累了。

童年的70后,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勞動。放學了,書包一放下,不是老老實實做作業,而是趕緊去喂豬、放牛、趕鴨子。遇到農忙季節,就趕緊去田地里,幫助父母干農活。在南方,家家戶戶都有水田,春天的時候,大人小孩,都走進水田,扯秧苗、插秧,小孩都可以和大人 比賽,干活很麻利。有時候,大人和小孩比賽,看誰插秧又快又好。一個人負責一丘田,看誰先插完。插完了不算,還要看誰的秧苗更加整齊。從遠處看,秧苗都是一行一行對齊,橫看豎看都是很漂亮的。

放牛是很多人都干過的活。那時候,一頭耕牛就是一家人最重要的財產。如果春天來了,家里沒有耕牛,是要耽誤農時的。誤了農時,一家人一年的收成就沒有了保障。吃飽是那個年代的主要任務。遇到青黃不接的時候,很多人家里都已經沒有糧食了,需要到別家去借。當然,善良的人很多,只要誰家有多余的糧食,都愿意借出去。也不要寫借條,大家都很講誠信。

有時候,沒有借到糧食,就靠紅薯、南瓜來充饑。記得有一次,我家吃了一個月紅薯,上學的時候,真的憋不住,總是放屁。因此,還得罪了同桌的同學,招來了很多同學的白眼。

那時候,吃一根幾分錢的冰棒,都是奢侈的,一個夏天,也就是那么兩三次。只有過年的時候,家家戶戶做年貨,那味道,才是幸福的味道,唇齒留香。

奔五的70后,好懷念童年的“苦日子”

奔五的70后,好懷念童年的“苦日子”。吃飯是難題,穿衣也是難題。很多人家里,兄妹好幾個,一件衣服輪流穿,年紀大一點點的,都是穿新衣服,年紀小的,好幾年都沒有新衣服穿。親戚朋友送來的舊衣服,只要是沒有補丁的,備受青睞。從來不在乎衣服是什么款式的,也不在乎是什么顏色的,穿暖和了,就是幸福。

記得,在我上小學六年級的時候,母親把大姐的一條褲子修改了一番,就拿給了我。而我也沒有認真看,穿著褲子就去上學。到了學校,有同學看著我,然后就哈哈大笑。原來,我的褲子上,有兩朵玫瑰,褲子的款式也明顯是女孩子的款式。回到家,我把褲子脫下來,丟給母親。過了兩天,母親把褲子再一次修改一番,又拿給了我。有什么辦法呢?這條褲子也沒有破破爛爛,湊合著穿吧,總不能逼著母親去買新褲子吧。一條褲子幾塊錢,但是母親一個月也難以賺到幾塊錢。

冬天的時候,羨慕那些有圍巾的人。在北風里,圍巾輕輕飄,很漂亮。那時候的圍巾,多半是自己做的。一些心靈手巧的女同學,自己動手,用家里的舊毛線,自己織毛線圍巾。舊毛線搭配起來,也很漂亮。有的女同學,還在圍巾上用毛線做幾朵小花,就更美了。

一件毛衣,可以拆了,重新織成毛衣,反復折騰好幾次,一點都不浪費。有的人,初中時候的毛衣,其實是用小學時候的舊毛衣翻新而成的。或者是幾件舊毛衣,織成“新毛衣”。

那時候,毛線衣、毛線褲、毛線襪子手套,穿補丁衣服,穿布鞋

來源:www.toutiao.com

服裝不完美媽媽農村我和夏天最來電玩具紅薯國創上頭條家牛青蛙經濟田野
推薦閱讀